紫色核桃树,绿化怎么用?-资讯-兴凯园林

兴凯园林7月21日消息:1998年春天时,王秀坡听北京门头沟核桃基地的工人说,地里发现了“紫叶核桃”。那时的王秀坡核桃买卖做得风生水起,对此不以为意。
  随后的十多年,王秀坡逐渐对这件事上了心。让王秀坡惊奇的是,“紫叶核桃”不仅叶是紫色的,包括枝干、雌花、核桃的果皮、核桃的仁衣,有五个地方都是紫色的。“我们给它取别名叫‘五紫核桃’。”从2010年开始,王秀坡决定发展这种“浑身发紫”的核桃树。
  “现在它有正式的名字了,叫‘紫京彩叶核桃’,我们简称它为‘紫京核桃’。”2017年10月17日,拿到国家林业局植物新品种权证书的王秀坡喜出望外,自己选种驯化了多年的核桃新品种终于有了成果。
 
怎么用?

  王秀坡是土生土长的门头沟人,这里是北京的核桃主产区,种植核桃的历史悠久。自小有核桃情结的王秀坡长大后做了核桃贩卖商,之后在老家建起了核桃基地,规模达800多亩,现在基地已晋升为“北京国际核桃庄园”。
  在门头沟,百年以上的核桃树有24万株,在王秀坡的庄园里有2000多株。最大的一株用围栏围着,红绸带子缠挂一身,祈福牌晃晃荡荡。显然,这株老核桃树在当地文化类活动中地位不低。
  不过让王秀坡感到遗憾的是,因为核桃是经济林作物,所以没有挂“名木古树”的牌子。遗憾之余,也让王秀坡思考核桃树的定位,尤其是他的紫京核桃:“它不仅是经济作物还能胜任园林景观材料,而且是彩叶树种。”
  在核桃庄园里有一片紫京核桃母本园,一共百来株。虽然已是夏季,但是枝叶依然是紫色的。王秀坡介绍,每年春季时,新芽呈现紫色,直至夏日时,老叶会逐渐褪成绿色,但是叶脉、枝条、干依然是紫色。
  为了证实果也是紫色的,满头大汗的王秀坡带着记者前往山脚去寻找一株老核桃树。这株老核桃树前几年嫁接了紫京核桃,几天前结果了。“你看,真是紫色的。”发现老树结了紫核桃,王秀坡有两点高兴:一能证实果的确是紫色的,二能证实紫京核桃与普通核的亲和性及嫁接后的稳定性。
 
怎么推?

  “你觉得在绿化中,紫京核桃能替代谁?”记者列举了紫叶李、红栌等“老牌”彩叶树种。王秀坡的想法很笃定:紫京核桃不是要替代谁,而是做它自己就行了。他认为每个树种都有自己的特点,紫京核桃最大特点是“不仅能看,还能卖果实赚钱”,经济价值高。凭借这一特点,王秀坡今年仅枝条就卖了100多万元。
  刚决定发展紫京核桃时,王秀坡并不懂园林绿化行业。门外汉的他东奔西走学习。几年下来,王秀坡对这一市场有了全新的认识,也开始从战略战术上完善自己的主攻方向。从宏观形势上分析,王秀坡认为此时正是推广紫京核桃的好时机。
  过去,在国家级基础设施建设带动下,园林绿化成了硬投入,绿化苗木品种“鸡犬升天”的很常见。可近几年情况变得不一样,生态、经济、可持续性成了园林项目的新特点,甲方对项目的后续情况更加关注,树种、品种选择愈发考究,尤其是缺资金、缺美化的乡村项目。
  “紫京核桃既能美丽乡村,又能扶贫乡村。”嗅到市场机遇的王秀坡已开始布局,他选取了东南西北几个点,与当地企业、政府合作,首先做试验,随后逐渐拓宽产业道路。目前王秀坡已与部分区域谈妥,由他提供种源,当地企业操盘,与政府合作进驻农村,最后他负责收购全部核桃果实。
  “过几天我就去谈云南一个项目的合作,当地有专门扶持核桃生产的政府部门,我们多方联合形成产业闭环。”因为核桃是全国多地的乡土经济林作物,所以王秀坡在各地的业务开展得顺风顺水。
 
凭啥敢?

  王秀坡懂得绿化苗木的甜头,自然也明白陷阱。
  “要是放在10年前,我还真不敢大搞苗木新品种。”王秀坡了解过不少国内绿化苗木新品种的兴衰史,发现能赚到钱的新品种权所有人不占多数,反而是“盗繁者”抢了第一桶金,品种权问题让前几年的王秀坡不敢冒进。
  可现在的王秀坡不怕了。这几年国家越来越重视知识产权保护,不断完善相关法律法规,植物新品种权保护也因此受益。在绿化苗木界,‘美人榆’侵权案件胜诉也成为行业新品种保护的里程碑事件。为此,他还主动找到了当时参与报道该案件的《中国花卉报》社原记者、现北京棕科植物新品种权管理有限公司CEO骆会欣。
  在与骆会欣的“取经”过程中,王秀坡逐步完善了代理合作体系。如今从他这出去的紫京核桃种苗,都与代理商签订了合同,合同中注明了代理的区域、数量,并要求保持全国统一定价,王秀坡做的是品种权管理、品种推广。关键还有一点,根据相关法规,紫京核桃的果实销售权也归王秀坡所有,核桃贩卖是他的老本行,这给他的合作加分不少。
  “我真的感受到了知识产权的含金量,要做农业,也得做有科技含量的农业。”王秀坡很有底气。
\

王秀坡在介绍紫京核桃

苗木推荐

相关文章